产品分类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合作项目 >

雨的音容笑貌依然历历在目

2017-05-21 17:05

 
  雨是我辞去治安工作又应聘镇农口工作时认识的,当时应聘考试的60多人,只录取4个人。我接到报道通知后,就直接去镇上上班,在没有分配工作之前,我们一起被下放到村工作组,先锻炼一个月,在村工作组里,我认识了雨。
 
他也是18中毕业的,不过和三郎不是一届。
 
雨戴着高度近视眼睛,方方的脸,而最让我惺惺的是,就是他的淡定,说话一字一句,板板正正,无论什么衣服到他身上,就都很帅,所以,雨是很帅的男孩子。
 
和雨一起,默契的是玩扑克,谈天,和平时的一举一动。
 
一起打升级,他打牌特投入,狠狠的,一个一个的说,管上,其实呢,全是幽默。一起在工作组,要上山看农民朋友绿化植树,我们管质量 。休息时,我们谈论世界,竟然有共同语言,什么欧洲共同体,华约组织,APC,中东,这些都是世界大事,我们谈的不亦乐乎。
 
是我们四个人,处熟了之后,最有禅定的还是属雨,举个例子,功<一起被录取的另一个人>买了一只钢笔,英雄牌的,拿出来炫耀时,雨接过来看了看,说,笔不错,我的了,然后装进了口袋,无论功怎么央求,雨终是无动于衷。第二天,他拿来一直圆珠笔,说,换了,这个是你的。因为关系都不错了,功也是哈哈一笑,说,好,换了。
 
我们一起住村工作,认识了一个女孩子,长发,肤若凝脂,我说,让村书记当媒人,介绍给你吧。雨哈哈一笑,说,女孩太漂亮,我们都是俗人,配不上啊。我说,也是。此事就到此为止了。
 
最终雨没有恋爱,接受了财政所的一个同志介绍了他的小姨子,在那年年底结婚了,嫁妆丰厚,我去参观新房,举起大拇指,不错,不错,你可以抱得美人归了。
 
雨婚后,乡镇解体了,听别的朋友说,他在土管所工作半年后,和老婆去了深圳打工,混的不错。
 
多少年后,雨的音容笑貌依然历历在目,特别他的那份淡定,让我受用非浅。
 
雨,你在他乡还好吗,但愿再见时候,让我们啤酒尽喝,不醉不归。
 
青春的记忆,雨,一个帅气的男孩子,你经历过这样的朋友吗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