产品分类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

去年几乎要了我的命

2017-05-27 15:59

莫道不消魂
 
  去年几乎要了我的命。
 
       首先盖房子,跑前跑后,一天到晚脚后跟几乎不沾地,同时还得安排好百亩农田的管理和生产,孩子身体不好,又面临高考,我还得三天两头的往学校奔,说起当时的窘境,大有五马分尸之状。妻子本来可以助我一臂之力的,偏偏又检查出患有肿瘤------
 
      当时,妻弟把我拉到旁边,焦急的告诉我时,我的脑子嗡的一声,混沌了,呕吐了半天,站都站不住,一下子磕到了墙上。所以,后来的决定都是在失忆的情况下作出的。
 
      房子.农田.孩子,一切都抛之脑后,我本来就是一个心里不担事的人,连夜便陪同妻子去了省城哈尔滨。我不知那一夜是怎么过的。一路整个的过程,妻子不停的照顾我,明明妻子是患者,但在所有的人眼里看来,得病的却是我。此时的我是多么的憔悴吧。
 
     三天之中,妻子在哈尔滨的好医院都做了细致的检查,结果出来了----------良性。
 
     真他妈的,不过是一场虚惊而已,几天的时间导致我身体透支虚脱,原本不算太老的脸如同一本谁看不完的破书,妻子安然无恙,这个世界我还怕谁?我踏踏实实的痛痛快快的哭了起来........
 
   徜徉 在中央大街上,我感到今天的太阳和以前的绝对不一样,今日这个城市的无限美丽,都是唯我一人所展现,我禁不住连连高呼:“毛主席万岁,毛主席万万岁”。
 
      ..........路人都好奇的看着我,以为我是个疯子,这不怪他们,其实,我的神情就是疯子。
 
     
 
      在繁华地带, 我拉着妻子走进一所豪华的饭店入座,平时抠抠索索的我异常的慷慨起来,惹得妻子都禁不住掩嘴而笑。这时,一个衣衫破烂的男人正被服务生向外撵,我仔细一看,这人倒是很清醒,并非智障者,只是年龄稍大一些罢了,我一把拉住服务生并对她说:“我请他客。”服务生诧异的望着我,不解的摇了摇头。我把这个衣衫破烂的人按在椅子上,兴高采烈地说:“我不是大款,也不是慈善家,我是外地给妻子来哈看病的,确诊是良性的,我高兴,但在此地没有朋友,劳驾您陪我喝几杯,至于菜,您随便点.........”
 
      我一向滴酒不沾的,那一天我却喝得酩酊大醉,至今都不知怎么回来的。问起妻子时,只见她的眼里似有泪水要浸。
 
 
上一篇:子欲养,而亲不在
下一篇:没有了